高鎳電池來襲,鎳價還能冷靜多久?
發布時間:2019-06-25 12:16:00


“高鎳化的趨勢到來,價格再刷新高...”一年前,在被譽為“高鎳811正極材料電池量產元年”的2018年,鎳價曾奔至106520元/噸,整體雖有波動但被普遍看好,利好消息頻頻。而如今,悲觀預期成為2019年的鎳價主旋律,4月份已跌破10萬元/噸,呈震蕩偏弱走勢。


高鎳電池的發展趨勢早已不是新聞,寶馬X1插電式混合動力、廣汽Aion S、幾何A...這些新車先后搭載上了寧德時代811電池。今年下半年,蔚來ES6、小鵬P7等車型也將陸續推出811車型。


規劃中有811電池的動力電池企業不在少數,除了寧德時代,天津力神NCM811已小批量供貨,比克在去年5月率先宣布了3.0Ah圓柱18650電池NCM811量產下線,比亞迪、國軒高科、鵬輝能源等也已蓄勢待發。


除了811外,SK Innovation甚至表示,2019年內將開發“NCM91/21/2”,即在用作正極材料的原材料中鎳比重為90%,鈷和錳則各占5%。


動力電池中的鎳金屬,應用形式為硫酸鎳,NiSO4·6H2O。所以,需要將鎳和硫酸鎳區別看待。兩者的用途不盡相同,全球2/3的初級鎳礦都用于不銹鋼的生產,而硫酸鎳主要是用在電鍍和電池方面(電池級硫酸鎳占比80%)。


有相關機構預測,2018年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用鎳量為1萬噸,占比為0.5%,到2020年將增加到3.8萬噸,2025年會達到13.7萬噸。業內普遍認為,硫酸鎳使用率的增長態勢將驅動鎳價在未來持續走高。


震蕩的鎳價,811拉動力暫時較弱


鎳價的復蘇是從2016年開始的。從那時起,全球的鎳礦產量進入到了增產的周期中。回顧2018年,上半年因為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強勁發展勢頭,讓供給端不夠冷靜,硫酸鎳產能的大幅擴張使得鎳價有所回落。下半年開始階段,隨著國內環保督察組進駐各相關省市,鎳鐵產量有所下滑,鋼廠成本的上升讓鎳價呈現出了上漲的走勢。第四季度,中美貿易摩擦和市場需求下降等因素,促成鎳價再次回落。


2019年3月,鎳價被強勢拉升到103233.33元/噸。但此后,一系列的震蕩讓鎳價的變化曲線跌宕起伏且呈現偏弱趨勢,6月下旬才再次觸碰到10萬元/噸的價格點。價格沖高乏力,走勢逐步承壓。


硫酸鎳與鎳金屬的價差比較大。以2019年6月12日為例,鎳金屬價格為98800元/噸,而硫酸鎳的價格區間為24000元/噸-26000元/噸。



導致鎳價震蕩的原因有很多,包括全球經濟形勢、上游環境以及供需關系等。今年4月,世界鋼鐵協會市場研究委員會主席阿爾雷米提表示,2019年和2020年,全球鋼鐵需求預計將繼續增長,但增速將隨著全球經濟放緩而下降。在他看來,貿易環境和金融市場的發展很不穩定。


此外,上游地區也遭遇了挫折。從今年3月開始,印度尼西亞的巴布亞省首府查亞普拉、蘇門答臘島、蘇拉威西島相繼遭遇洪水襲擊。雖然還沒有數據表明這次天災對鎳礦等開采業的影響,但橋梁、道路、水電設施等方面的損失勢必會影響到包括鋼鐵業在內的大部分行業。


鎳的2019年,注定是不安穩的。雖然硫酸鎳的生產國內可以實現,但國內的鎳礦主要來自進口,印尼和菲律賓兩地進口總量占國內鎳礦總量的95%以上。2018年1-10月國內進口鎳礦4017.2萬噸,其中印尼進口為1225萬噸,菲律賓為2626.3萬噸。


對于進口的過分依賴,勢必會被國際形勢、上游環境所影響。菲律賓的鎳礦屬于中低品位鎳礦,政府對國內礦山的環保要求越來越嚴格,導致今年的產量有所減少。印尼的鎳礦則屬于高品位,且進一步放開出口,對前者將會起到不可忽視的沖擊,進口環境搖擺不定。


不過,需求端的帶動有望將鎳價維持在一個相對不錯的水平。不銹鋼產業的需求依舊是主力,動力電池行業的硫酸鎳需求會持續增加。數據顯示,2019年5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生產約11.1萬輛,同比增長29%,環比增長4%;動力電池裝機總電量約5.68GWh,同比增長26%,環比增長5%。


就目前而言,動力電池行業對于鎳價的拉動力比較弱,需求端依舊處于起步階段,不銹鋼傳統邏輯仍會決定鎳價波動區間。一句話概括,上游供給的增速有限,下游的不銹鋼與動力電池需求穩健增長。


對此,真鋰研究首席分析師墨柯向汽車商業評論記者分析稱:“811電池的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,對鎳價的影響并不大,不過隨著未來的普及,逐步將對鎳價的拉升起到推動作用。”


2019年,鎳金屬依舊會走在去庫存的道路上,快速增長的硫酸鎳需求將迅速消化在產和擴建的產能。


硫酸鎳,三元鋰電池的核心


從硫酸鎳的應用端數據來看,2017年中國硫酸鎳產能為44萬噸,產量為32.6萬噸,同比增長60%。2018年中國硫酸鎳產量在43萬噸-50萬噸之間,同比增長38%左右,全球產量將達到70萬噸左右。預計2020年全球硫酸鎳產能將擴張到100萬噸以上,較2018年再擴大40%。


究其原因,除了三元鋰電池需求的快速增長,高鎳電池更是功不可沒。NCM111、NCM523、NCM522、NCM811這四種三元鋰電池,每1噸的硫酸鎳需求量分別為0.81噸、1.36噸、1.61噸、2.15噸。電池級硫酸鎳是三元材料中鎳金屬的來源,這樣的增幅顯然十分可觀。SMM(上海有色網)預計,到2020年,新能源硫酸鎳用量預計將達到13.2萬噸-15萬噸。


金屬鎳制備硫酸鎳,是目前最主要的硫酸鎳生產方式之一,除此之外還包括了“銅電解中所含雜質鎳在陽極中溶解為硫酸鎳”、“氧化鎳、氫氧化鎳和碳酸鎳等鎳中間品溶于硫酸制得”、“鈷生產中的含鎳溶液制得”以及“由含鎳廢料制備”等。此外,中國從澳大利亞、俄羅斯、危地馬拉、新喀里多尼亞增加了進口硫化鎳礦的數量,前者同樣用來生產硫酸鎳。


從全球來看,國內硫酸鎳的產量要稍高于國外,可以占到60%左右。根據SMM調研數據,2018年4月全國硫酸鎳產量終值為38250實物噸,其中廣東、江蘇、山東產量合計8950噸,占全國份額23%。不過,硫酸鎳的生產阻力重重,產能擴張并不是那么順利。由于被列入危險化學品目錄,所以動輒2-3年的安全和環境評估讓很多企業十分頭疼。


庫存方面,2017年底到2018年底,LME(倫敦金屬交易所)鎳庫存從36.7萬噸下降到20.6萬噸,同期國內上期所從4.42降到1.53萬噸。據INSG(國際鎳業研究組織)的數據,2018年全球原生鎳產量218萬噸,消費量233萬噸,供需缺口14.5萬噸。


鎳價依舊震蕩,高鎳電池拉漲能力暫時有限,但潛力無限。從長遠看,需求端也許將面臨不斷的新結構調整。


稿件來源: 汽車商業評論
相關閱讀:
發布
驗證碼:
地产大亨返水